綜合討論區  
» 遊客:  
 

作者:
標題: 自創長篇小說(不定期更新)--天馬行空(2005.12.20更新)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
怪老頭
一般用戶





積分 120
主題 14 + 回覆 80
現金 12
存款 40
註冊 2005-11-25
來自 怪怪星球
狀態 離線
#1  自創長篇小說(不定期更新)--天馬行空(2005.12.20更新)

聲明:本小說之作者為翼虎(在下的另一個暱稱),在裡面有一些名字是採用有名卡通或故事的,若有侵犯版權請傳簡訊通知在下,在下會盡速更改;另外本小說請勿轉貼,也請各位多給指教;還有,因為在下還是學生的關係,所以可能無法經常更新,但是大概一學期一定會更新一次,若有佔到版面也請通知在下,在下會再想辦法;最後此作品中的確實性有待查證,故請各位以輕鬆的心情欣賞即可
祝各位觀賞愉快謝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天馬行空         作者:翼虎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天涯無盡處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馬轍現蹤痕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行經坎坷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空作冤枉魂

序章
在學校的某一個山坡上,胖虎跟翼虎兩人正在互相叫囂。
胖虎站在半山腰向在山頂的翼虎怒道:「臭小子你到底是誰,竟敢仿冒本大爺,再給我亂搞,小心我揍死你。」
翼虎感到有些傻眼的說:「你倒作賊喊捉賊起來啦,給我聽好,吾乃如虎添翼的翼虎,清楚了沒。想揍我,哼!先秤秤自己有幾兩重再說吧!」
胖虎火大的說:「可惡,臭小子,看我的『胖~虎~飛~拳~』。」
胖虎話一說完立即握緊右拳,全力朝山頂奔去。
翼虎完爾道:「哈,我會怕你啊!『天~翔~之~翼~』。」
話語一落,張開雙手,飛快的向山下跑去,同時衝著那鼓衝勁,順著山坡滑翔了起來,其勢倒真的很像一隻長翅膀的老虎。根據F=ma的定律,胖虎很明顯的居於略勢;很快,兩人的距離已相當靠近,翼虎很清楚,胖虎雖然處於不利之境,但如果正面衝突,自己也一定會受傷,所以他馬上將身子一偏,閃過了胖虎的直拳,而右翼則撞上胖虎的胸膛,而胖虎在翼虎閃過他的攻擊的一剎那,便知道情勢不妙,立即將右手回勾將翼虎的右翼鎖住,翼虎也因此失去了重心,兩人就這樣滾落了山坡……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一條孤獨的人影,在草原上行走。他,正是翼虎。
翼虎自言自語道:「真邪門,走了半天,連個鬼影都沒有。等等,那邊好像有一群人過來了。」
只見一個像是乞丐的人,手持一支棍子,正被五個穿著不同顏色的人追著,並向著翼虎迎面而來。
那一群人大聲道:「臭賊,別跑!」
臭賊有點得意的道:「哈哈哈……你們天行城就只剩你們這些小囉囉了嗎?要這個(指手中的長棍),憑本事。喂,前面那死傢伙,給本大爺讓開。」
翼虎生氣道:「憑啥?」
臭賊狂妄道:「憑這個。」
只見那臭賊掄動手中長棍大喊:「天~雷~爆~!」話語一落,原本晴朗的天空,竟閃起了大雷,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聲音傳來。
藍衣人怒道:「可惡,那傢伙竟然濫殺,看我的『萬~海~擒~天』!」臭賊道:「沒用的……哈哈哈。」
黃衣人道:「師兄,我來幫你,『金鷹~』!」
褐衣人道:「沙塵爆!」
紅衣人道:「我也來,『熾鳳』,去!」
綠衣人道:「還有我呢『竹影殘刃!』」眾人七手八腳的攻向那臭賊,而那臭賊卻一付輕鬆的道:「謝啦!哈哈哈……」
然後轉向翼虎一字一頓的說:「你、完、但、了,『隱』。」話一說完便消失無蹤。
翼虎早就呆在那兒了,看到一道急雷,直向他逼來,由天行城五人手中飛出的五道彩光,竟與天雷一樣,攻向他而來,那五人也愣在那兒,不知如何是好,隨後就是一陣轟然巨響。
翼虎已倒地不起,紅衣人還想再追那臭賊。
藍衣人阻止道:「不用追了,他用了隱身術,再追也是枉然,救人要緊,把那少年拖回去,讓城主去頭疼,都這樣了,如果還能不死,也算他命大。哈哈哈……唉!」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在一座城堡中一群人正在談論。
城主怒道:「看你們幹了啥好事!」
藍衣人辯解道:「他屬雷系,城內本就沒有什麼人能剋他的屬性,二師弟功力又不夠,再加上事發突然所以…….。」
城主生氣道:「閉嘴……算了,現在就看大師的功力了。」
大師正從裡面走出來道:「你們還真是奸詐,搞出這麼大的窟簍,才說『一切看我』,然後把所有責任都丟給我。喂,我是領你多少工錢了啊?小心我說『不幹了!』,到時候看你怎麼辦。哼!」
藍衣人道:「大師前輩,快別這麼說,我們城主是對你有信心才會這樣講,換作別人他可是連理都不理耶!別說這個了,那少年怎樣了?」大師無奈道:「你就只懂得送高帽子,託你的福,沒啥大礙,待會醒來就好了。你也真夠狠的,對方用的可是雷系招式耶!你卻用水去澆他,你是存心不想讓他活的是不是啊?」
此時一位宮女進來道:「拜見城主,那位少年醒過來了。」
城主道:「帶他過來。」
宮女道:「是!」
藍衣人心想:「真是時候,逃過了一劫!嘿嘿……。」
此時翼虎卻自己走出來說:「不用了。」
城主道:「小兄弟,真是抱歉,害你吃了不少苦,請問如何稱呼?」翼虎冷冷的道:「我姓翼單名虎。你是城主,論輩分,直接叫名字就行了,至於他們想怎麼叫,就怎麼叫,我無所謂。」
藍衣人心想:「這傢伙講話還真夠衝的,要不是我有錯在先,早就把他打的滿地找牙了。」
然後說道:「那我就叫你翼兄弟好了,我來幫你介紹一下,本人叫行天寒,是天行五豪的老大,而穿紅衣服的那位是……」
紅衣人搶道:「師兄,你怎麼多話,要介紹,我們不會自己來嗎?翼大哥您好,小女行焰,請翼大哥多多指教。」
黃衣人語帶諷刺道:「奇怪,師姊啥時這麼淑女啦?」
行焰冷冷的道:「怪怪,好像有個傢伙,不想活了耶!」
黃衣人趕緊搶白道:「翼大哥好,我叫行萬金。」
綠衣人結結巴巴並嬌聲(她應該是女的吧)的說:「你你你……好好,我我排行老四,我我我叫行…羽…竹。」
行天寒道:「小師妹,照你這麼自我介紹,人家可不會想要叫你的哦!」行羽竹臉帶疑惑的問:「為什麼?」
行天寒取笑道:「名字這麼長,人家會懶得叫啊。」語落又是一陣狂笑。
行羽竹生氣的道:「你你你給我記住,哼!」
行天寒不知死活的繼續說道:「小師妹生氣了喲!哈哈…...。」
行焰替師妹教訓那傢伙:「熾~鳳~!」語落便是一道紅光從袖口飛出
行天寒邊逃邊道:「別……」就跑出門外了。
翼虎心想這裡人生地不熟的,雖然他們有錯在先,但此時最好別冷漠的太過分才好,於是態度一變客氣的道:「你們好,那這位如何稱呼呢?」
褐衣人:「……」
行天寒狼狽的爬回來,剛好看到這情形,心裡暗自高興:「嘿嘿,踢到鐵板了吧!」
但天不從人願,此時褐衣人卻開口了:「剛才真對不起,我叫行盤古。」行天寒頓時心中暗罵一聲:「可惡!」
城主接著說道:「在我身邊的這位叫阿文師,大家都叫他大師,是我城的國師。對了,我看你好像不是這裡的人,不知你從何處來?」
翼虎被城主一問,知道「這下慘了」。看這裡的情況,回答「台灣」,就等於現在自己仍處於地球的某一方,但地理縱使再怎麼不好,也知道絕對不是;而回答「地球」,那自身又處於何處呢?
所以翼虎很無奈的回答:「不知道。」
城主還想再問,但在此時,外面的侍衛跑了近來道:「報告城主,剛才南行天城的人,下了戰帖請您過目。」城主接過戰帖
翼虎在行天寒身邊壓低聲音問道:「南行天城是什麼東西阿?」
行焰搶著回答道:「南行天城算是天行城的分部,與北行天城、東行天城以及西行天城,合稱為天行城的護衛城,但是……。」
城主打斷行焰說道:「翼老弟,這些詳情,必須在我問你幾個問題之後,再決定是否要告訴你,希望你別見怪。」
翼虎感覺到事情好像不太對,所以道:「您儘管問。」
城主才剛要開口,外面就充滿了吵雜聲。
侍衛又衝進來道:「攻過來了,攻過來了,他們攻過來了……」
城主喝道:「講清楚,誰攻過來了。」
侍衛清楚的道:「西行天城的人攻過來了。」
大師怒道:「混帳東西,叫大家退入內城,讓我來處理。」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阿文師站在城門上方(城主一幫人,則在大師身後)怒道:「你們這群不是東西的東西,我已經很煩了,別再跟我囉嗦,不然……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哈哈哈……您在為戰帖的事煩惱嗎?哈哈哈……不用擔心,已經不需要了……」
大師低聲道:「大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因為很快的……」
大師道:「海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不知死活的道:「你們就會被我……」
大師道:「無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不知死活的繼續道:「給殲滅掉了,哈哈哈…...」
大師道:「量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好像有點感覺的道:「嗯,你說什麼啊!」
大師大聲道:「大~海~無~量~!」語落那一群不是東西的東西,連掙扎的影子都沒有,就消失無蹤了。
大師不削的道:「去!真是肉腳我才剛運功而已,就都飛走了。」
翼虎心裡讚嘆道:「我還在想說『大海無量』怎麼連一滴水都還沒瞧見就沒了,原來只是運功啊!」
阿文師道:「知道就好!」
翼虎心理繼續想道:「嗯,嗯,看來我要想辦法叫他教我。」
阿文師微笑道:「不用我教啊!你已經會了。」
翼虎道:「真的嗎?我怎麼都不知道。嗯,等等你怎麼知道我要叫你教我啊!」
阿文師奸笑道:「你自己說的啊!哈哈哈……」
城主疑惑道:「大師此言何意?」
大師微笑道:「開個小玩笑,我用了讀心術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啊!」
城主道:「那你說翼虎已經會『大海無量』,又是怎麼回事?」
大師解釋道:「翼虎憑他的功力身中六掌,早該魂歸西天。好死不死這幾隻兔崽子打出的屬性順序剛好成了救命仙丹;『天雷暴』的速度與光速相同,會在一瞬間清掉人體所有東西…...」
行天寒插言道:「那為什麼他(指翼虎)還沒死啊!五臟六腑應該會被清光啊?」
大師道:「我還沒講完你插什麼話!你們打出的順序『萬海擒天』屬水,『金鷹』屬金,『沙塵爆』屬土,『熾鳳』屬火,『竹影殘刃』屬木,金生水、土生金、火生土、木生火、水又生木;『天雷暴』去除掉翼虎身上一切障礙後,又將你們的絕招連接成了一個圓,等同重造翼虎的功體。而且這個功體極純,使他在運行之間等於沒有阻礙,也就是趨近光速……」
天行寒道:「那跟他會不會『大海無量』有什麼關係?」
大師不耐煩的道:「你再插一句話試試看!我們眼睛看到任何東西後會下意識的記憶下來,但眼睛到大腦之間會有距離,而使我們不能記住全部(因為在我們還沒完全記住前,眼睛又傳下一個訊息給大腦了)……」
天行寒道:「你還是沒有解釋……」
大師轉頭向門外道:「來人。」
來人道:「是。」
大師道:「把他拖出去海扁一頓。」
來人道:「是。」
天行寒求饒道:「別……」不過還是被拖出去了
大師繼續道:「翼虎因重造的關係,導致所有事的發生都在一瞬間,所以我說他已經會了。」
大家齊道:「原來如此。」
此時天行寒剛被扁完爬回來道:「我沒聽到重點再說一遍好嗎?」
翼虎開玩笑道:「重點就是……你用『萬海擒天』是打算讓我死的乾淨一點,所以來人!把他拖出去再扁一頓。」
來人好像扁上癮了,欣然道:「是。」
行天寒道:「別……」他又被拖出去了。
城主心想:「這等貴人,必要想辦法留住。」
於是道:「既然如此,翼虎我可以請你當我城的座前大將軍嗎?」
翼虎不客氣道:「我就恭敬不如重命了。」反正他也不知身在何處,先找個棲身之地再說。
行焰和行羽竹高興道:「太好了。」
這時天行寒再次爬回來道:「為什麼他(指來人)會聽翼虎的話啊?」行羽竹抓到機會道:「因為人家是座前大將軍啊!來人再拖出去扁。」來人真的扁上癮的道:「是。」
行天寒道:「別……」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那一天翼虎一群人所遇到的臭賊,原來是西行天城新來軍師,名喚吳殘。意為「無殘」及「吾殘」,前者為殘缺的殘,後者為殘忍的殘,來路不詳(我問半天他還是不說,只說以後就知道了)。而他所偷的那把長棍,則是天行城的鎮城法寶--天行,能超控它的人不但能得到它的力量,更能成為天行城的城主。今天與另一群人在商討對策。
吳殘道:「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,下一步呢?」
西城主道:「現在誰是軍師啊!竟然還問我下一步?」
吳殘怒道:「混帳,當初說好我們是合作關係,軍師只是掛名,你現在兇個屁啊!」
原來天行被下了禁制,被一層石頭包圍住,不管怎麼弄都弄不開,他們才會火氣這麼大。
西城主的一位心腹名喚馬辟經小心道:「城主,師爺兩位都先別生氣,小的有一策不知行不行的通。」
西城主道:「說來聽聽。」
於是依照慣例,三個人竊竊私語沒人知道他們的對策。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大師一群人正在開會
翼虎向大師問道:「天行被人偷走,接下來該怎麼辦呢?」
行天寒出主意道:「大師啊!我看不如你去請其他長老出來幫忙處理如何?」
城主黯然道:「此計行不得啊!」
翼虎問道:「為何行不得?」
大師道:「前任城主中人計策,被害身亡。照慣例,需找一個能操控天行的人接任,但卻無人做得到,長老會就分成三派,一派認為城內不能一日無主,所以須由身為前任城主之唯一親人(也就是現任城主)擔任此職;另兩派一者無意見,一者卻認為還是等有人能真正合身分再說。」
城主接道:「但為了城民著想,還是由我擔任城主。」
大師道:「所以反對的長老們就決定閉關不出,除非有人出現控制天行再說。」
翼虎問道:「那應該可以找贊成的那一派啊?」
大師道:「我獨居一派。」
翼虎有點尷尬繼續問道:「那……無意見的一派呢?」
大師道:「嗯,這倒可以試試看。」
於是道:「翼將軍、天行五豪!」
六位齊聲道:「是!」
大師道:「有一位長老稱號狂人,隱居西南城郊,你們去請他出來,順便告訴他現況!」
六個人就這樣出任務了。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在南行天城內,南城主正在大發雷霆。
南城主道:「一群飯桶。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城城城……主主請息怒。」
此時侍衛進來道:「報!西城軍師求見。」
南城主道:「準!」
過了一會傳來一陣令人厭惡的笑聲:「哈哈哈……南城主何必遷怒下人啊!誰都知道阿文師並非普通角色啊!」
南城主道:「少囉唆!要不是你亂出意見我也不會丟此面子。」
吳殘道:「此言差矣!此言差矣!若不是怕煉化禁制時出現天劫太過招搖,我也不會用此亂心之計啊!」
南城主道:「那結果呢?」
吳殘道:「這正是我今天來的目的。」
南城主道:「快說吧!」
吳殘道:「煉化時出現了一點小狀況導致失敗,所以想說南行天城的火煉技術為天下第一,想借個人一用,不知是否可行。」
南城主道:「不是東西的東西你去。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小的馬上行動。」
吳殘趕緊道:「城主請三思啊!若煉化成功對大家都好,這次一定要一舉成功不得失誤,所以……那個……城主懂我意思嗎?」
南城主道:「不然你把天行帶來這裡。」
吳殘道:「萬萬不可啊!若是半途出什麼意外,那不就全都白費了嗎?」
南城主道:「好吧!我就借一個火煉最強的人給你,記得要還喔!不是東西的東西傳火煉道長。」
於是吳殘就與火煉道長上路了。
(南城主道:「我說不是東西的東西啊!你什麼時候才要改名字啊!我叫的很累耶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……」)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吳殘和火煉道長走到了一座森林內,此時殺出了好幾個人將他們圍住火煉道長道:「吳軍師你退開,這等小羅羅交給我,順便讓你看看我的厲害。」
吳殘毫不阻止的退了開來。
火煉道長用天眼一望便道:「聽好,你們的屬性剛好被我剋到,想活命就快滾。」
想不到那群人卻在不知不覺中變多了,並有人道:「那又如何?」
火煉道長道:「看來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也不客氣了,『怒火燎原』。」語落便是一陣火熱之氣以火煉道長為中心散了開來。
此時吳殘信手一揮,從手中飛出了一道電網罩住了火煉道長。
火煉道長怒道:「這是幹麻?」
吳殘奸笑道:「哈哈哈……誰不知南行天城最厲害的就是『心火煉化』,我就等你把自己煉化後,再把你拿去當原料解禁制,哈哈哈……你也不用太傷心,因為你將成為我的墊腳石哈哈哈……。」
火煉道長的「怒火」無法衝破電網亦無法收回,就這樣威力愈來愈大他倒真的快成為「火煉道長」了。就在此時,翼虎竟然出現了。
翼虎喝道:「又是你,看我的『大海無量』。」語落便開始氣走全身。
吳殘看到他不但沒死,而且還用阿文師的絕招準備攻擊他,一時也忘了動作。等到他回神看到翼虎的真氣還不斷的提升,心知現在出手也來不及了,於是怒道:「你想同歸於盡啊!將真氣提這麼高幹麻,不怕自爆身亡嗎?」
翼虎卻輕鬆道:「真可惜,『自爆』這個名詞今生與我無緣,現在只不過是我真氣的萬分之一而已,怎麼可能會同歸於盡呢?你太看的起自己了。」
吳殘觀察翼虎的臉色,發覺他毫無變化,好像真有其事,只好怒道:「今天就饒了你,哼!火煉道長算你命大,『隱』。」
吳殘一行人走了,電網也撤了,火煉道長之真氣頓時四散,體力不支而倒了,此時翼虎也剛收完功。
行萬金道:「哇!翼大哥這麼強啊!」
翼虎怒道:「臭大師,說什麼我會了,也只不過會運功跟收功而已嘛!想害死我啊!好在我聰明不然還真會死無葬身之地。」其實翼虎剛才真的有自爆的危險,若不是體質已經改變,他早就魂歸西天了。
行焰道:「好了啦!沒事就好!那傢伙怎麼辦?」
翼虎道:「帶回去給大師,他知道該怎麼辦。」
行天寒道:「萬金,把他拖回去。」
翼虎靠近行天寒道:「我說天寒兄弟啊!當初你是不是也用拖的把我拖回去的啊!」
行天寒脫口道:「廢話,那當然……」
「嗯,我是說……當然不是囉。萬金還呆在那幹麻!還不快把他拖……抬回去。」
翼虎道:「算了,既然已是兄弟就不跟你計較了。」
然後正經道:「羽竹妳跟我走,其他人護送他回家。」
行焰疑惑道:「為什麼啊?讓師弟帶他回去就好了啊?」
翼虎解釋道:「我怕有人會不甘心回頭又想對付他,天寒反應最快又屬水性,你們就像上次一樣替他加乘,比較不會吃虧,而羽竹屬木影響最小,讓她替我帶路最適合了,你們回去後再追上我們就好了。」
行焰有點不捨道:「好吧。喂!該上路了,萬今還不快把他拖回去。」
翼虎低語:「原來每個人都一樣啊!真可愛。」接著就繼續趕路了。
這句話只有羽竹聽到,她臉紅的跟在翼虎身後。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在天行城的西南方,有著一個不起眼的小茅屋,屋外有一塊石頭,上面刻著四個字--「狂人居所」。
翼虎低語:「應該就是這裡了吧!」
然後向著茅屋喊道:「晚輩翼虎,今日帶大師的口信,前來拜訪狂人前輩,請前輩現身一會。」此時心想:「想不到以前看的電視台詞,也有用到的一天。」
過了一段時間,屋內卻毫無動靜。
行羽竹向翼虎道:「前輩可能不在家吧!」
翼虎道:「應該不可能,你看屋後不是有煙嗎?」
行羽竹道:「嗯,我懂了,有煙就表示還有餘火,前輩不可能這麼粗心,丟著還沒滅的火就出門了。」
此時身後傳來一陣聲音:「讓開,讓開,讓開……,誰擋我路,害我房子被燒光,我就找誰算帳。」之後就看到一道黑影飛向屋後。
又過了一會,翼虎看到一個狼狽的人慢慢走出並道:「還好,還好。」
翼虎和羽竹同時心想:「他真的忘了。」
翼虎向前道:「晚輩翼虎,拜見狂人前輩……」
那人卻很生氣的道:「誰跟你說我是狂人啊!」
行羽竹道:「對不起,前輩。我們不知這裡還有其他人住……」
那個人又怒道:「又是哪個王八兔崽子跟你說這裡有其他人了啊!」
行羽竹欲再講話,卻被翼虎擋下來了。
然後很有禮貌的問道:「請問前輩如何稱呼?」
那個人繼續怒道:「又是誰跟你說我是前輩?」
翼虎道:「這……」
行羽竹終於沉不住氣的罵道:「臭老頭你給我聽好,本姑娘是給你面子,你不要太過分了,不然……」
這下子那個人火氣更大了生氣的道:「臭傢伙,是你們一看到我,就亂叫一通,知道失火也不幫我滅一下……」
行羽竹怒喊道:「什麼叫亂叫啊!屋外那塊大石就刻著『狂人居所』,你又說只有你一人,那你不是狂人是誰啊?」
那個人也怒喊道:「你們就只看石頭就不看其他東西了啊?」
翼虎止住羽竹,不讓她繼續爭辯,然後環顧四周。這才發現門旁貼著很像門聯的東西:
上聯: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
下聯: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
橫批:吾為惡卻得善緣
翼虎好像了解了道:「原來是惡人前輩,請恕晚輩疏忽。」
那個人道:「你又知道我是惡人前輩了?」
翼虎:「啊哈,提示一『門旁的東西』,提示二『前輩剛才的態度』。」
惡人笑道:「哈哈哈,這傢伙可開竅了啊!那前輩二字作何解釋啊?」
翼虎解釋道:「那就更簡單了,我才剛來這裡沒多久,就算是剛出生的嬰兒,我都得叫前輩不可。」
惡人道:「好傢伙,算你行。」
然後轉向羽竹道:「小姑娘抱歉啊!剛才嚇到妳了沒事吧?」
行羽竹恢復原本的樣子臉紅道:「羽竹剛才不敬之處,請前輩原諒。」
惡人道:「好好好,沒事就好。你們剛才說大師的口信這是怎麼回事。」
翼虎向惡人解釋天行城現在的情形……
惡人道:「是嗎?我了解了,我會轉告狂人的。」
翼虎趕緊道:「前輩難道您不一起回城幫忙嗎?」
惡人奸笑道:「我就等你這句話,要我幫忙可以,不過必須賭一賭。」
翼虎問道:「賭什麼?」
惡人道:「你贏了,我給你地圖,你們自己去找狂人,不過我會回去幫忙;輸了,拿著地圖走人,如何?」
翼虎想了一下便道:「請開賭局。」
惡人道:「哈哈哈……,好。說『賭』有點不雅,其實我只不過要你解釋門旁那幾句話的意思而已。」
行羽竹問道:「那不只是個提示而已嗎?」
翼虎道:「哈哈哈,簡單,只要換一下立場就行了。」
惡人道:「哦!」
行羽竹疑惑道:「不懂!」
翼虎繼續解釋道:「俗話說:『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。』如果說『仁慈』是『善』,『殘忍』是『惡』的話……惡人前輩,您對敵人應該沒有仁慈過吧?」
惡人手上多出了一張紙遞給翼虎並道:「你贏了拿去吧!」
翼虎道:「多謝前輩,晚輩就此告辭。」
惡人道:「等等,羽竹小妹妹。」
行羽竹問道:「請問前輩有何指教?」
惡人道:「指教不敢,只是你如果有空,不妨到前方三十哩的幽靈山莊去拜訪一下。」
行羽竹雖不知為什麼但還是道:「羽竹一定抽空前往。晚輩就此告辭。」
惡人道:「嗯,去吧!」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翼虎和羽竹告辭了惡人,正打算往狂人的真正住所前進時,身後傳來一陣聲音:「等會啊!別走這麼快!」
行羽竹回頭一望便道:「翼大哥等等,是來人!」\
翼虎回頭道:「哦!有事嗎?」
來人追上來道:「大師請兩位盡速回城,請狂人前輩之事交給我就好了……」
此時又傳來一陣聲音:「你們哪裡都不用去了。」
翼虎向前一望,只見一人身著皮背心,手握大刀架在肩上,腳穿著拖鞋,一看便知一定不是大角色於是不加思索的道:「大!」
那人道:「我,不是東西的東西……」
翼虎道:「海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今天要替……」
翼虎道:「無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道:「火煉道長報仇……」
翼虎道:「量!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疑惑道:「怎麼有鼓熟悉的感覺。」
翼虎運功大聲道:「大~海~無~量~」
不是東西的東西再次的無影無蹤了。
來人道:「真是煩人。」
翼虎道:「不過這麼一來便知道已經有人在散播不實謠言了,我們還是快回去較好。」
來人道:「嗯,狂人前輩的事,您就不用擔心了。」
未完待續......

[ Last edited by 怪老頭 on 2005-12-20 at 04:28 PM ]

此帖被 +9 點積分 

2005-12-20 01:19 PM
查看資料  發簡訊   編輯帖子  引用回覆
roy.tsai
一般用戶





創作王勳章
積分 238
主題 52 + 回覆 98
現金 10
存款 568
註冊 2005-11-23
狀態 離線
#2  

中間如果用空白行距分開會更容易看

看起來才不會吃力


2005-12-20 07:32 PM
查看資料  發送郵件  發簡訊   編輯帖子  引用回覆
怪老頭
一般用戶





積分 120
主題 14 + 回覆 80
現金 12
存款 40
註冊 2005-11-25
來自 怪怪星球
狀態 離線
#3  

喔抱歉
我市直接從word剪下貼上的
下次會注意
謝謝你的建議喔


2005-12-20 08:58 PM
查看資料  發簡訊   編輯帖子  引用回覆


可列印版本 | 推荐給朋友 | 訂閱主題 | 收藏主題



 



[ 與我們連絡 - Max Image World ]

Powered by Discuz! 2.5 © 2001-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.
Processed in 0.027299 second(s), 9 queries, Gzip enabled